谈论网络赌博对局游戏与赌博罪的界限

2020-04-24 10:24:53 投稿人:佚名
       问题的提出 网络棋牌对局游戏风靡全球, 早被一般观念所接受,游戏行为的合法性、合理性似乎已经达到了不证自明的程度。
 
        一方面,通常即合法,存在即合理,这些逻辑并不适用于法律领域。 如果按照“行为无价值立场所展示的违法阻却的实质基准, 有社会相当性这一观念。 所谓社会相当性,并不意味着社会生活中的通常性。 这是因为,仅凭属于社会生活中经常实施的行为这一点,还不足以被允许,这一点是不言自明的”。
 
       [1]从规范保护目的层面上来看,具体行为有无危险性,无法在经验上最终判断,因为社会生活中存在一些通常没有危险但在个案中却有危险并加以禁止的行为。
 
        [2]另一方面,凭感觉认为所有游戏行为合法,也是泛道德化的评价, 而泛道德化的刑法学已经严重滞后于时代的发展, 无力解决日新月异的社会对刑法学提出的新问题。
 
        [3]近些年来,随着网上支付方式的便捷,部分游戏者也逐渐背离娱乐的初衷,部分游戏行为和赌博行为也越来越相似, 大有合流的趋势。 部分游戏行为的合法性开始值得质疑。 观今鉴古, 赌博本来就是在原始社会末期从游戏中蜕化产生,从娱乐的边缘滑向异途。 因此,部分游戏行为渐渐变成赌博行为也不足为奇。 从法社会学的角度来看, 法律对游戏行业整体现状的认可,并不代表着对所有部分的认可,更不代 表放任游戏背离初衷、偏向赌博。
 
       如,法律整体认可“共享经济”, 认为其是新的商业模式和资源配置方式,但也对部分靠此吸收公共存款的行为进行打击,也对一些企业垄断行为持否定态度。 从法哲学的角度来看,整体是构成事物的诸要素的有机合一,事物作为整体所具有的特有属性和特有规律, 与它的各个部分在孤立状态下所具有的属性和规律有质的区别, 整体的合法、 合理也不代表着所有部分要素合法、合理,更代表不了个体行为的合法、合理。 “法具有创造与教育功能, 个人和集体的正义模式相互竞争,它们通常受到法律现状的极大影响。 ”
 
       [4]法律面对技术进步,通常的回应也应该是“把握着为其完整性所必不可少的东西, 同时它也考虑在其所处环境中各种新的力量”。
 
       [5]当部分游戏向赌博等违法方面偏离时,面对这种倾向和新力量,法律有引导和教育的必要,表明否定评价的态度,不能默认、放纵。 当下,对于网络赌博问题的研究,理论界比较吊诡, 仅仅探讨直接网上买码下注和 “微信抢红包赌博” 这两种现象, 对其他网络游戏中的行为保持缄默。 在人文社科领域,“可能总是存在着不同于一种叙述的另一种叙述, 总是存在着应予以考虑的另一个因素”。
 
 
        [6]不可人云亦云,还是要保持警惕,有必要对该问题作出回应。 大多数情况下,现象是新的,问题却是旧的, 犯罪只是换了种方式将刑法预设的构 论网络棋牌对局游戏与赌博罪的界限 付凡胜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湖北 武汉 430073) 摘要:网络棋牌对局游戏被广为接受不足以证明所有游戏行为的合法性。 站在教义学的视角,部分游戏行为侵害了赌博罪的法益,符合“以营利为目的”的主观要件,与“聚众赌博”或“以赌博为业”的客观要件相契合,成立赌博罪。
 
         一方面,由于网络游戏平台对法益的危险发生领域的支配能力有限,也积极阻止平台下的赌博行为,原则上无罪。
        另一方面,由于违法判断标准———“数额”的存在,和平台的约束,只有极少数游戏行为是赌博行为,构成赌博罪,不会造成处罚范围的过大,不会降低公众对刑法的认同感。 关键词:游戏行为;赌博罪;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